美的好朋友

那些女孩沒告訴你的追美心事——縮鼻翼

除了評估怎麼整好看、該怎麼整以外,我在這些年來,其實一直很有興趣的是:為什麼要整。

接觸了很多客人,做了很多治療,聽了很多故事,
一直到後來,我才明白,其實,整型是可以改變一個人的。
每個來整形的女人,或是男人,每個追求美的她或他,往往都有一個你不知道的故事。
而這個社會,對於追求美麗的這些人們,往往充滿著複雜的情緒。
有些是羨慕、有些是忌妒、有些是嗤之以鼻,甚至有些是歧視。

剛做完一台抽脂手術,準備運功使用柯P式三分鐘扒便當大法,

拿掉便當盒的橡皮筋,打開盒蓋,看到最討厭的辣炒豆乾又出現在盒內,

心底不禁湧現出一股厭世感⋯⋯

正當我認命地準備開始扒飯,就被抓去諮詢了。

「到底是什麼手術啦有這麼急嗎?」

「只是一個縮鼻翼啦,很快~保證你回去便當還是熱的!」諮詢師趕緊接話。

「不熱怎麼辦?」

「微波加熱啊~」

「謝~謝~妳~喔~人真好⋯⋯」還是忍不住碎碎念了一下。


「我想縮鼻翼」

走進諮詢室,一位約莫二十出頭的年輕女性已經坐在裡面等著了。從背影看,長髮及腰,手臂是細的。她穿著合著的套裝,腰臀比是最標準的0.7,傳說中最勾人的線條比例。如果走在路上看到她的背影,必須得承認,我會很誠實地回頭再偷瞄一眼⋯⋯待我坐下,她正面戴著口罩,眼妝不濃,只用了些睫毛膏。淚溝、抬頭、魚尾都不明顯。看起來是個保養不錯的年輕女孩。

「今天來有什麼可以幫得上忙的嗎?」

「我想諮詢縮鼻翼。我已經上網看了很多東西了,想聽聽醫師您的意見。」

她緩緩把口罩拿下。擺在桌上那個皺皺的牛皮紙袋旁。

在她拿下口罩的那一瞬間,我明顯感覺到她的變化。從一個亮眼自信的女孩,瞬間眼神開始閃躲飄移,像做了什麼虧心事似的。我很快看了她的鼻子,基本上五官比例比例沒什麼問題。但鼻翼邊緣很明顯偏寬,鼻翼基部也過寬,雖然山根、鼻樑、都算挺,鼻頭也還OK,但整個鼻翼的問題,就讓她的鼻孔大了許多,加上鼻唇角已經達到115度左右,有一點點朝天,實在很難不讓人把目光放在這個位置。

「以你的狀況,要先把外擴的鼻翼切除部分,然後基部也要稍微處理。」我說。

「至於朝天的問題,我覺得可以一次處理,也可分階段。」

「不過在溝通手術之前,我通常會問,你為什麼想做這個手術?」沒等她回答,我就接著問了。

「如果你的鼻子長這個樣子,你就會知道為什麼了。」她有點生氣地說。

「不好意思,我不是要冒犯的意思。我只是希望,更理解妳的需求。」

「恩,那我很快跟你說一下。」

「好啊,我的便當也還在等我,哈哈!」

她的名字開頭是N,稱她N小姐吧。

「老師,那妳知不知道為什麼我鼻孔這麼大?」

大家還記得自己幼稚園的時光嗎?那應該是大家記憶中,最純真,最無瑕的美好時光了吧?去幼稚園就是跟同學玩,等著吃午餐、吃點心,跟同學討論最近看的卡通、交換玩具,沒有考試,一切都是那麼純真美好。那也許是妳的童年記憶。但不是N小姐的。孩子們也許天真,但那天真可能傷人。也或者,孩子們根本不這麼天真,那天真只是我們的想像。

「老師,N的鼻孔怎麼這麼大啊?」胖弟大聲地說。

「不可以這樣笑同學喔!」老師輕聲斥責了胖弟。

「老師你不是說有不懂就要問嗎?N的鼻孔為什麼這麼大啊?」胖弟更大聲了。

「胖弟,你這樣不乖,老師會要你去罰站喔!」

「為什麼為什麼?一定有為什麼?老師是不是你不知道為什麼?」

「對啊~為什麼?老師你也不知道齁?」

老師氣急敗壞地罵著幾個作亂的小兔崽子。

但沒人發現,滿臉淚水的N已經悄悄走出了教室。

「N!妳在哪裡?」

「N!妳在哪裡?!」

「妳怎麼一個人在廁所呢?大家找妳找了好久妳知道嗎?」老師說。

「老師差點都要打電話給妳馬麻了!」N只是繼續低著頭啜泣,一句話也沒有說。

「妳為什麼要一個人跑到廁所?很危險妳知道嗎!」老師一邊拉著N的手走回教室,忍不住繼續念著。

「老師,那妳知不知道為什麼我鼻孔這麼大?」

老師呆住了幾秒,抱起了N。

「老師也不知道為什麼,不過老師還是覺得N最可愛喔!」

N沒有真的接受這個答案。但看到老師的關心,N還是給了老師一個甜美的微笑。

但也是從這一天起,N非到不得已,在外面都是戴著口罩。

「不要以為小朋友都很善良!他們只是包裝著純真面孔的惡魔!」

N一直到現在,想起這些,都還是氣憤的。

「功課差的正妹,和功課好的醜女,妳想選哪一個?」

國中和高中,N都在純女校念書。女生嘛,總會喜歡聚在一起,不管是做什麼。上學啊、上廁所啊、上福利社啊,不管上什麼,就是一起就對了!N的功課很好,也不吝於教導成績比較差的同學。大家是很尊敬她的。但在大家一起唧唧咂咂說話的時候,她總是聽的比說的多。她還是很喜歡跟大家在一起,但是她不想說話。因為她受不了她發出聲音之後,隨之而來的那些視線,或者更精準地說,是那些視線最後停留的位置⋯⋯雖然多數的同學都算成熟,不太會拿人的長相開玩笑,但總是會有些人酸言酸語。

「成績好是很好啦,可是齁,女生外型還是很重要啦!」

「功課差的正妹,和功課好的醜女,妳想選哪一個?」

「當然是當正妹啊!功課好的醜女更沒有人敢追啦!哈哈哈」

雖然這些話語不是當著N的面說,N也真的不知道是不是衝著她來,

但這些話,還是一句一句像是刀子一般,割劃在她的心上。

「功課差的正妹,和功課好的醜女,我想選哪一個?」N問自己。

在那個即將面對指考,十八未滿的年紀,其實,做自己還是好難。

「我認錯鑰匙了啦!」

上大學,就是要聯誼啊!不然要幹麻?

去聯誼,就是要抽鑰匙啊!不然要幹麻?

抽鑰匙,就是要作弊啊!不然要幹麻?

成績優異的N,高分錄取了公館大學的商學院。上了大學,一切都是新鮮,一切都是特別。N脫離了六年的女校生活,開始了人生嶄新的一頁。剛上大學,聯誼總是少不了的。很快地,系上的公關安排了同校工學院某系的聯誼活動。這場聯誼雙方公關安排要到九份,所以,當然是騎機車囉。

「誒~XX系的男生聽說很臭耶!這樣坐後面會暈倒吧?」

「聽說他們超色,要小心不要被偷摸大腿喔~穿長褲穿長褲!」

女孩們七嘴八舌地討論著聯誼的事情。N穿了件牛仔褲,和一件無袖的合身T-shirt,修長的腿、細細的手臂,和她柔順及腰的長髮,相信那天走在路上的她,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但一如往常,她戴著口罩。

抽鑰匙這個活動看似公平,看似是女生選男生,但,嗯,內行的就知道,其實還有很多招數可以玩。工學院的班草L,在班上長得帥,聽說還是指考第一名進來的,為了巴著他,其他男同學也只好順從他的淫威啊。

「等一下,最正的那個不管她抽到哪支鑰匙,我就是騎那台車嚕!」L說。

「好啦幹!下禮拜作業就交給你喔!不要耍賴!」

「我哪次讓大家失望了嗎?哈哈哈」

「等一下要誰先抽鑰匙啊?」

「如果先看到人就不公平了啊~」

女孩們七嘴八舌著討論著該怎麼抽鑰匙。

「剪刀石頭布好了!最贏的人先抽!」

「剪刀石頭布!」「剪刀石頭布!」「剪刀石頭布!」⋯⋯

「我贏了耶!」N喜出望外,居然這麼好運第一個抽鑰匙。

當N把手伸進那個廉價菜市場塑膠袋抽鑰匙的時候,

所有的男生幾乎都屏住呼吸了。

「請問這把,是誰的車呢?」N甜美地問到?

「是⋯⋯」一個瘦弱的男孩出了聲音。

「是我的!」L把手伸出來,一把拿過了鑰匙,跨上了機車。

「來吧!上車吧!」L對N招著手,露出他那把妹必勝的燦笑。

這時,N的手機突然響起。

「嗯,好,等我一下,我接個電話。」N順手拉下了口罩。

「媽~好啦!不會太晚回家!會打電話給妳好嗎?」

就在那時,N感覺到了。

那熟悉的視線轉移,很快地移動到了她的五官中央。

她看到L的表情瞬間改變。

「誒誒,阿澤!我認錯鑰匙了啦!車你的啦!」

「不好意思我看錯了,我真的太緊張了!」L 連忙對N說。

「嗯嗯,沒關係。有車坐都好!」N勉強笑著回答。但沒有人知道她的心底在掉淚。

那段尷尬的時間,整個時空彷彿靜止,N只感覺到,所有人都在看著她的鼻子。

<

「嘿!上車吧!」阿澤說。

N看著眼前這個黑黑瘦瘦高高的男孩,雖然不很帥氣,但很親切。

「嗯嗯,那就麻煩你囉!」N跨坐上了機車,輕輕拉著這個男孩的衣角。

「在我心底N是最漂亮的」

這場聯誼之後,阿澤若有似無地,開始對N獻殷勤。時不時的飲料,通識課的筆記,還有那些煩心的時候,阿澤總會出現。沒有肉麻的告白,也沒什麼預告,在第二年的夏天某個夜晚,兩隻手就默默牽了起來。

「阿澤,你會覺得我的鼻子不好看嘛?」

「不會啊,在我心底N是最漂亮的。」

「我覺得你在閃躲我的問題!」N生氣地說。

「那我黑黑瘦瘦的,妳有覺得好看嘛?」阿澤問。

「醜死了啦!!!」

「那妳還不是喜歡?」阿澤從背後摟上了轉頭賭氣的N。

「不是我不喜歡現在的妳,而是我想看到妳自信的樣子。真的很美。」

大學四年就這麼匆匆過去,大四那年,同學們都在準備GRE準備托福,為出國留學做準備。沒要出國的,早早就都找好的實習的公司,將來的工作也都有所規劃了。阿澤跟其他同學一樣,準備出國念書。而N因為家裡環境關係,決定先在台灣工作幾年,再思考將來打算。出國前的那個夜晚,兩人約到校園的湖畔散步。

「出國了你會變心嗎?」N 輕輕地問。

「那妳留在台灣,會等我嗎?」阿澤反問。

「我這麼醜,沒人要我啦!」

「我這不就要你了嗎?」阿澤學著馬英九的口氣,有夠機八。

「你!真!的!很可惡!!!」N 捶打著阿澤的胸口。

「N,我想跟你說一件事。」阿澤的口氣突然變得很正經嚴肅。

「我知道妳一直都很在乎妳的鼻子,妳常常因為這樣遮住妳的臉。

「但妳知道嗎?其實妳真的很美很好看!」阿澤說。

「但我就是沒自信啊。從小到大都是這樣。」

「這個給妳。」阿澤從背包拿出了一個皺皺的牛皮紙袋。

「這是我這幾年家教存下來的錢。我想讓妳去手術。」阿澤看著N的眼睛說。

「不是我不喜歡現在的妳,而是我想看到妳自信的樣子。真的很美。」

N沒有回話。她緊緊抱著阿澤,眼淚撲簌撲簌地流著。

「你不怕我變漂亮太多人追嗎?」N問。

「我知道妳會等我回來。」

那晚的湖畔,波光閃爍。

行動支持專業的醫療團隊

這篇文章是由 3819 位熱心網友訂閱集資支持,由多位專家與設計師共同完成。在錯誤資訊瘋傳的年代,台灣更需要一個不帶商業置入,堅持實證醫學的醫療新媒體。如果你也認同這個理念,請一起行動加入我們吧!
分享給更多人知道: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