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病「可能治癒」全球第二、三例連續出現!愛滋治療露曙光?

近期有個令科學界和醫學界都頗為振奮的消息,就是在短時間內,出現了全球第二例和第三例愛滋病患「可能痊癒」的例子。距離第一例愛滋病可能痊癒的案例,已經是 2007 年的事了。科學界與醫療專家們與愛滋病奮鬥了 12 年之後,一次出現了兩個成功壓制血液中 HIV 病毒且可能痊癒的案例。這是不是代表愛滋病可能有辦法可以治癒了嗎?愛滋病治療是不是再也不是夢想了呢?

今天 MedPartner 團隊專家將剖析這則新聞的細節,告訴你這是怎麼一回事。

 

愛滋病目前可能治癒的案例都進行過骨髓移植手術

導致愛滋病(後天性免疫缺乏症候群, AIDS)的 HIV 病毒一直是很難對付的病原體,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能完全治癒愛滋病的療法,最常使用的是透過使用反轉錄病毒藥物,來控制病情。常聽到的「雞尾酒療法」,就是同時使用多種反轉錄病毒藥物,來達到更好的病情控制效果。除此之外,在藥物治療上,還有一招是服用 PrEP 藥物,來降低被 HIV 病毒感染的風險。

愛滋病可能治癒_控制病情的方法

愛滋病當年被稱為「20世紀黑死病」,從這名字,大家應該就能了解這種疾病難以對付的程度了。雖然治療方式逐漸進步,多數有接受治療的患者也可以長期、穩定地生存,並在社會上活動,但愛滋病「治癒」仍然是個難以解決的目標。所以當愛滋病患被治癒的消息傳出後,不難想像這會是震驚世界、振奮人心的進展。

 

史上第一位被認為可能成功治癒愛滋的案例

第一位被醫學界認為「可能成功治癒愛滋」的案例,是 2007 年的一位「柏林病人」,因為同時患有愛滋病和白血病,並且使用化療藥物沒有治療效果,所以接受了骨髓移植,最後卻發現血液中 HIV 病毒消失無蹤!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呢?當時,他的治療團隊挑選了一位體內含有 CCR5 突變的基因型捐贈者,來進行骨髓移植。而帶有 CCR5 突變基因型的人,免疫細胞不會被 HIV 病毒感染,但是這種基因滿罕見的,根據統計只有 1% 歐洲血緣的人有 CCR5 突變的基因。在移植手術後,這位患者體內 HIV 病毒的量持續不斷的下降,三年後這位柏林病人體內的 HIV 病毒已經減少到儀器測不到的程度。這才讓醫學界意識到,治癒愛滋病也許不是不可能的任務。

到目前為止 12 年了,這位柏林病人,血液中仍然測不出 HIV 病毒,只不過在這 12 年間,卻一直沒有其他成功的案例,因此很多科學家一直懷疑這個成功案例,會不會只是運氣好。

 

事隔12年第二及第三個案例連續發生

終於在今年(2019)三月初,Nature 報導了第二例愛滋可能治癒的「倫敦病人」,這名英國男子在 2003 年確診 HIV 病毒感染, 2012 年開始接受抗反轉錄病毒治療。後來他被診斷出淋巴癌,開始接受化療後,他的醫療團隊在 2016 年決定要進行骨髓移植手術,並且幫他挑選帶有 CCR5 基因突變的捐贈者。手術結束一段時間後,這位倫敦病人停止服用抗反轉錄病毒藥物,到目前為止 18 個月,血液中依然沒有測出 HIV病毒。

而第三例,則是在 Nature 文章發表的同一個星期,在西雅圖愛滋病毒會議(CROI)上,德國杜塞道夫大學的醫療團隊報告了一位他們的患者,也是進行幹細胞移植後停藥。這位代稱「杜塞道夫病人」的患者,所接受的造血幹細胞也是帶有 CCR5 突變的基因,截至會議報告的時間點已經停藥 3.5 個月,患者的血液中完全測不到 HIV 病毒。

 

治療愛滋用骨髓移植,難度和風險都不小

愛滋病可能治癒_骨髓移殖的風險

對於愛滋病患者來說,如果有不需要吃藥,又能減少血液中 HIV 病毒含量的案例出現,真的是非常振奮人心!這代表我們真的在愛滋病治療方法的路上,不斷地前進。但是現在就斷定這兩位愛滋患者已經「完全治癒」還為時過早,這還需要更長期的觀察。

現在所知有效的方法,是使用骨髓移植自帶有 CCR5 突變基因的捐贈者。但是這個治療愛滋病的方式,是否適合大多數的人這還有待商榷,因為這做法可能會給患者帶來不少的風險。

 

CCR5基因並非百利而無一害

我們剛剛說過,目前案例中的骨髓移植都是來自某一種 CCR5 的突變基因,而擁有這個突變基因的人比例很低,而如果換骨髓成功,免疫細胞就會變成帶有 CCR5 突變基因的版本。但CCR5基因並非百利而無一害,有一些研究顯示帶有這種基因的人,反而有更高的風險會罹患其他的疾病,西尼羅病毒、登革熱、黃熱病、流感病毒等疾病[3]。

再加上骨髓移植前,需要比對捐贈者和患者是否適合,而且還會需要全身放射性治療,而移植後也要很小心控制可能出現的免疫排斥反應。各種副作用和很可能的致死風險,都讓這種治療方式的執行難度和危險性非常高。

所以根據目前的研究看起來,如果只是 HIV 帶原者,不像前面這三位患者需要進行骨髓移植的話,其實就跟控制一般的慢性病一樣,按時服用藥物,多數就能穩定地控制病情,醫師並不會主動建議去承受骨髓移植的風險。不過也請大家別絕望,雖然這樣的治療結果還不能拿來普遍應用在愛滋病治療上,但對於科學家來說,這兩個案例提供了更明確的未來研究方向。

最後,謝謝你讀到這裡,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有幫助你更了解相關議題,歡迎你分享給更多身邊的親友,也歡迎加入我們的訂閱計劃,讓我們有能力分享更多的正確知識,幫助更多人喔!

 

引用文獻列表

🚀行動支持專業的醫療團隊🚀

這篇文章是由 3964 位熱心網友訂閱集資支持,由多位專家與設計師共同完成。在錯誤資訊瘋傳的年代,台灣更需要一個不帶商業置入,堅持實證醫學的醫療新媒體。如果你也認同這個理念,請一起行動加入我們吧!
分享給更多人知道: